烟光照里

全职/基三/阴阳师,张佳乐请娶我,许博远请嫁给我!(……)

【张佳乐个人中心】百花缭乱

私设以下
第十三赛季背景,张佳乐已退役,在家附近开了花店,做了个清闲的小老板。帐号卡“百花缭乱”归霸图所有。
第十一赛季冠军,霸图战队。
霸图前队长韩文清已退役,目前在霸图担当技术指导。
霸图前副队长张新杰已退役,目前在霸图担当教练。
个人认为教练除了个人技术外战术也要好,至于真正的战队是不是有技术指导这个…唔,私设,私设(ntm
以上都了解了?没问题?
Let's go!

说实话,这是一个热的不能再热的夏天。
叼着冰棍儿吹着空调,噼里啪啦的玩电脑,完全对窗外的酷暑置之不理。一个头发略微有点长,还能用清秀来形容的男生正完美还原了大部分宅男的理想状态。
如果不看脸的话,谁都觉得这人是个大写的教科书式宅男,但是如果你让他把脸从电脑那边移开转过来——只要了解荣耀的人都知道这个人,曾经的第一弹药,张佳乐。
…………不是,我不是说现在有人弹药专家玩的比他好。
他退役了,早在两年前。

不算多伤感,一个在职业圈里摸爬滚打断断续续呆了快十年的老年选手,在自己职业生涯末期拿了个冠军,然后大摇大摆的退役了。
看着是一段光鲜而且励志的经历。
不过大多数时候,会被人们长久记住的只有一个人的成功,至于他成功背后的艰辛以及过程则很快就会被人们忘记。

当然这不算重点,张佳乐现在过的挺开心的,每天睡到上午九点半,然后悠哉悠哉的吃过早饭,到楼下自己开的小花店溜一圈,偶尔会在店里刷新到他过去的粉丝,签名合影之后再和人家闲聊几句。呆到中午和值班的店员吃个午饭,下午就偷偷跑回家里——反正老板是他,翘班翘的光明正大理直气壮,罪恶感都不带有的。

到家之后,开电脑,刷卡登录。熟悉的界面,熟悉的风格,熟悉的操作……
呃……可能是不熟悉的id?退役之后的张佳乐,不知道从哪儿弄了个好几个小号,整天暗地里在各大工会抢boss的时候捣乱,有时候帮着百花有时候帮着霸图,两边怼起来的话干脆就躲在一边儿看风景。
他的攻击模式太有特色,毕竟不管谁都不能无视忽然从角落里跳出来一个弹药噼里啪啦扔出来一堆跟烟花似的炸弹。不过也多亏了他的名气,以至于这个游戏里的老玩家大多都会模仿他的打法,所以一般来说,不碰上职业选手很难被发现。
没架打的时候他也会开着一个叫浅花迷人的号,专门跑到没人的地方看风景。浅花迷人早就被扒出来是他的号了,现在悄悄上个线还要躲人,也是麻烦的不行。
总的来说,这样的退役生活他也享受,中间遇上一次全明星在蓝雨那边举办,因为近他还跑过去看了一次,然后搭上黄少天他们几个出去吃了一顿——结果因为吃太多第三天拉肚子错过了最精彩的团战这点,不提也罢。

然后,又到了这一天。职业联盟第十三赛季总决赛,轮回对兴欣。
有人说不管叶修在哪儿,霸图都能和他对上,现在哪怕叶修退役了也一样,好歹他还在兴欣当着个挂牌的顾问,其实就是个吉祥物一般的存在。但是很可惜,十三赛季的霸图止于半决赛,当然那是一场很精彩的比赛。霸图自从老将们退役之后,被人怀疑过会不会战力不行。特别是韩文清在第十一赛季和他同时退役,一年后张新杰退役的时候,怀疑的声音越来越大。然后韩文清破天荒的在微博上发表了一篇文章。
这个自己跟了三年的队长头一次说出这种话。
韩文清说,我会老,但霸图不会。我会输,但霸图不会。
张佳乐当时看到的时候,鼻子有点酸。

好了让我们继续说回十三赛季的决赛,轮回和兴欣到底谁拿冠军这件事没人说的准,只能看现场转播的张佳乐急得心里痒痒,恨不得飞到现场去和疯狂的粉丝一起叫,虽然说他两边都不会支持,但是现场的氛围总是好的,呆在现场感觉自己这个人都能跟着燃起来一样。
张佳乐是第二次在观众角度看决赛,不同于比赛时候的紧张,不同于赛后分析视频时候的专注,他挺享受这种单纯的看比赛的感觉。
当然,毕竟是职业级,不可能仅仅是看个热闹。他看着小手冰凉一个神圣之火落在对面轮回的治疗身上,心里替霸图叹了一声——当时叶修专门蹲在霸图公会里找的人是挺不错的,谁又知道这个在兴欣大放光彩的治疗曾经人在霸气雄图呢?

不过,谁也没想到曾经在百花的他会在霸图拿到冠军。
他胡乱的想着什么,连眼前的比赛都仅仅是在眼睛里过了一遍,而思绪又回到了两年前的总决赛。

他离开键盘的前一秒,黄少天的夜雨声烦在自己轰炸下倒地,下一秒自己被来自索克萨尔的攻击同样击倒,显示器变成灰色。他从灰色的屏幕里看见大漠孤烟冲上去,向索克萨尔挥出了拳头。
张佳乐那一刻出奇的冷静,从他带走夜雨声烦的那一刻起,他忽然觉得心里的一块石头在往地上坠。看到索克萨尔倒在大漠孤烟拳下的那一刻,那块石头“轰——”的一声,完全落地。
他赢了,他们赢了。
职业联盟第十一赛季总决赛冠军 霸图。
当他拿到冠军戒指的时候,又觉得那一切是这么不真实。等了多年的戒指忽然被握在他掌心的时候,张佳乐有一种在做梦的感觉,迷迷糊糊的望着相机,好像下一个镜头就是自己被张新杰的敲门声叫起来,进行晨练。
然而并不是。
下一个镜头是韩文清的手臂搭上张佳乐自己的肩膀,那位平时严肃的队长脸上布满了笑容,而一丝不苟的副队长被队长另外一只手臂搭在肩上,同样笑出来。
他自己也笑了。

忽然,耳机里传来一声大喊,张佳乐的思绪几乎是立刻被扯回眼前。小手冰凉倒下了,在他不远处是一叶之秋,刚收回却邪的斗神转神,向下一个对手迎上去。
张佳乐忽然觉得,自己不想看这场决赛了。尽管他对这场比赛的热情和期待是那么大。但是不论如何,今天晚上他甚至不能全身心的去看一场比赛
——那又有什么看的必要呢。
关上电脑,他决定看明天的录像。

他转头看见摆在电脑桌上的人物模型。百花缭乱的建模,脸是他自己的,正举着猎寻做瞄准的动作。那是百花缭乱最开始的那批周边,现在已经属于千金难求的纪念版了。
张佳乐忽然很怀念自己过去的日子,过去那些每天忙碌着准备下一场比赛,紧张的训练的日子。
然后他笑起来,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桌面,决定今天睡个好觉。

一枚小小的戒指躺在百花缭乱周边的托座上,微弱的反着窗外透进来的月光。

——FIN

话说,完全不知道我想写什么啊…………哭
话说前面设定那么仔细有什么用啦?!?!对不起我现在满脑子都是安室透的美色了呜呜呜(xxxx
过几天写个小段子赔罪吧……。

评论(1)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