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光照里

全职/基三/阴阳师,张佳乐请娶我,许博远请嫁给我!(……)

【全职高手x叶蓝】Day50短梗成文挑战(02)

靠我居然日更了,自己都害怕...。与上一篇没有关联,请随意食用

Day 2 ——早饭吃广式早茶还是油条豆浆?

话说两人最后定在G市住,同居。许博远把工作地点从蓝雨的办公室改到家里——反正在哪儿都是差不多,叶修那尊大神心情好了还偶尔破天荒帮着打个本,一来二去俱乐部的人也就默认他“叛变敌营”的做法了。
不过更大的问题似乎是同居后才出现。

叶修虽说在H市多年,骨子里习惯还是个不折不扣的北方人,许博远则是G市本地人。两个人难念各个方面习惯不同,这些大大小小的习惯矛盾则更多是在吃上体现的。
做菜的时候盐放多放少,吃汤圆还是元宵,自制粽子放蜜枣还是腊肉…
遇上这种无非是折中取半,再不行总有一方退让。当然啦,偶尔也会遇上僵持难下的场景。

众所周知,早茶各式各样的点心是G市一大特色,似乎这座城市的人融入到骨子里的喜好就是早起安逸的来上几样点心,奶黄包装在精致的碟子里冒着热气,刚出炉的虾饺咬下去第一口,牙齿撕开小笼的外皮里面流出肉汁。
……啊,想想就很有食欲。
但是很不幸,叶修却是完完全全的豆浆油条派。不知道要不要感谢现在发展快速的美食业,像这种大城市不论南北东西的地方小吃一律都有,味道也做的八九不离十——在友人的推荐下,叶修才来G市几天就迅速找了家不起眼的小摊子,每天第一轮出锅的油条咬一口再配上温润的豆浆入喉,啧啧这日子过的舒坦得不得了。
这段毫无意义的勉强算得上是争吵的情节,发生在两人刚同居不久的某个早上。

那天叶修才睁眼,床头挂着的表盘指针指向九点整,身边躺着的许博远哼哼唧唧的像是做着梦,叶修伸手去碰上人脸颊,惹得许博远在梦里似乎被打断,眼皮动了动像是要醒来的样子——靠,忘了,这小子眠浅的不得了。
不多时他睁开眼带着茫然的神采看了叶修半晌,这才撑着床坐起身子,抬起手去揉乱了原本就不整齐的头发。
“早。”
“早安。”
趁着许博远还没完全清醒的叶修,亲上人脸颊笑的像只偷了鸡的狐狸。

许博远再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头发还往下滴着水珠,彼时叶修正翘着腿坐在沙发上看新一期的电竞之家,看见人出来合上报纸歪着头看过去,直到把他看得脸红才转移注意力似的开口:“咳…小许咱们今儿早上吃啥?”
许博远这头白了他一眼,扯了脖子上的毛巾擦干发丝,眯着眼想了想咋着嘴问:“叶修你吃不吃早茶?”谁知道换来对面大神似乎是不屑的一声叹息,叶修站起来耸耸肩——意思是随你安排吧我无所谓。
“叶修你过来咱俩聊聊。”许博远颇有一副你过来让我打你一顿的架势,“讲道理早茶多好吃,来打架吧油条派!”他甩着毛巾如是说到,被叶修顺手拎过毛巾丢到沙发上:“醒一醒小许同志,多大的人了。”
然后就被叶修扯着过去换好衣服,被叶修拉着出门吃早饭,被叶修拖着回家。
整串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中间的停顿是许博远愤愤然往嘴里塞奶黄包,临走前指着叶修对老板说:“老板,他结账!”
……所以说,没有什么是一笼奶黄包不能解决的,如果有,就再加笼虾饺。

当然,以后这俩人迅速过上了“谁起得早谁出门买饭买啥吃啥,都没有就啃面包”的日子,这话不提也罢。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