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光照里

全职/基三/阴阳师,张佳乐请娶我,许博远请嫁给我!(……)

【全职高手/唐林】我大约是日了狗才和这种人同居 0/n 前传

作为“日狗同居”(…)系列的前传,我一直在想这两个人是谁告白的,纠结到现在觉得…算了,告白不重要(???)。同时也是文手挑战,题目请看以下。

以“那场雨持续了一整晚,彻夜未停”为结尾,写一篇甜文。
cp 全职唐林(唐昊&林敬言)
私设有,荣耀属于蝴蝶蓝,ooc属于我。

最近两天的N市,天阴沉沉的像是乌云结成的网,费劲兜着一片即将下坠的天空。鸟雀低鸣,空气里流动着压抑的风,吹的人喘不过气来。
彼时唐昊这边才结束一场常规赛,呼啸主场4-6惜败,赛后记者会上明里暗里受了不少打击,二十出头的热血少年,偏偏也是个心气儿高的哪能不失落,躲开了众人找了个墙角,手里捏着的罐装咖啡因用力略有变形,冰凉的铁皮刺的寒意由手掌直通心底。
他仰头解决了最后一口冰饮,奋力将铁罐掷到垃圾桶里,铁质相撞发出清脆响声回荡在四方走廊里,惹得寂静里徒然出了些许刺耳声。
手机铃就在这一刻响起来,伴随着铁罐还在桶底的挣扎,交杂成为难以言喻的旋律。
唐昊本以为是刘皓之类,划开接听键连来电显示也不看,沉着嗓子音色带着低落情绪染上的沙哑开口:“你们先解散吧,回去好好休息。”

电话那头估摸着是愣了会儿才想明白,低低笑了两声:“唐昊。”
他这才想起来去看来电显示,看清了备注姓名后再开口多了几分气到糊涂才生得的咬牙切齿:“你特意打过来,是想看我笑话?”
“…。你状态不对?团战到最后,那个抛沙用的不是时候。”林敬言也不恼,只温言叙述事实,甚至波澜无惊像是在谈论明天午饭一样。

状态不对唐昊自然知道,也故此才一个人生着闷气,可是理由他自己却怎么也不愿意承认——自从上次在全明星周末散场匆匆在余光里瞟见林敬言之后,原本就勉强撑着的心态莫名崩的一发不可收拾——原先的第一流氓,唐三打的上一任操作者,自己以下克上的目标,还有些什么看不见摸不着的,羞于出口的情绪在里头。
这些一切的一切,自从林敬言退役之后慢慢累积着,像是积而待发的活火山,只待冲破一方便喷破而出,直搅得他心神难宁,甚至已经严重的足矣影响比赛发挥。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自己关注林敬言越来越多,起初只是作为第一流氓来参考,作为要打败的目标去熟悉他了解他。谁知道慢慢变了味儿,甚至到了他已经退役的现在,还是试图去了解这人目前生活的点滴细微。
再这么下去不行,唐昊意识到这个问题了,他却不知道怎么解决——总不能让他给林敬言打个电话过去,开口和他说:hey林敬言,咱俩能见个面吗,我想跟你告个白。
呸,这他妈什么想法。

“……唐昊?”那头等了一会儿得不到回应,试着出声询问一句,连上扬的表示疑问的尾音都恰到好处。
“我还不太适应N市的酷暑而已。”唐昊没头没脑丢出这么一句,即使这借口听得是多可笑,他只当能随手找一个由头,也来不及思考合不合理。
“唔。”林敬言却含含糊糊一声鼻音,算是勉强接受了这个毫无逻辑的解释,想了想给人一句补充:“我知道呼啸附近有家冰店,人也不算多,周日休息我带你去吧。”
原本唐昊是想拒绝的,谁知道这话到嘴边绕了两圈就变了味儿,下意识组成音节脱口而出:“晚上行不行,白天我得准备复盘。”
“好。”

所以当此时此刻,唐昊把桌上的资料数据推到一边,埋首到木制桌面上去任凭冰凉桌面硌得他鼻尖儿疼,这状态从晚饭过后持续到现在,看不进去一页资料,只等着时间在这儿流逝,恨不得下一秒就夺门而出。
旁边的刘皓是不明所以,看着队长有事干脆自己收了唐昊桌上的资料,换来他心情复杂的一眼。唐昊也没再说什么,嘟囔一句我出个门就自顾自拎了口罩往外走,小办公室里留着刘皓和一小摞资料相顾无言对脸懵逼。
………什么情况,队长谈恋爱了?

这头林敬言穿着短袖短裤在呼啸后门等着,借着夜幕脸上什么也没带,四下无人倒还没被谁看见。他仰着头瞅着队徽正有点伤春悲秋,唐昊却喘着气推开铁门溜出来,站到他眼前才抹把头上的汗像是松了一口气。
“走吧,五分钟就到。”林敬言点着头,收拾了奇怪心情转身在前头带路,后边唐昊不知道想着什么也就闷头跟着,一路上两个人愣是搞得像陌生人一样,这沉默直到拐了弯进了家不起眼的小店才打破。

透过玻璃橱窗看店面小的可怜,四方空间里三张圆桌几把椅子,只这样就把这小店放的满当当的。
“店偏,我在这儿少遇别人,这条路其实晚上也没人走…口罩摘了也没事。”临进门前林敬言偏着头看着身后那人三伏天蒙着口罩满头大汗的模样,忍着笑留下一句。唐昊这才反应过来前面这家伙估摸着是憋了一路笑,心眼儿坏的不得了,气着扯了黑口罩下来跟着进去,被迎面而来的空调打个激灵爽的不行。
店主是个中年男人,笑得和善模样,麻利给两人挖了两份冰激凌放桌上,自己又退回去擦着玻璃盘,看上去心情好极了还哼着歌。

……老实说,两个大老爷们儿对着头吃冰的场面有点诡异,奈何这俩谁都无心注意这点。唐昊先不说,林敬言也是心情复杂,起初那电话只是单纯看旧日母队的现队长状态不对,现在看这通电话打的也是莫名其妙,搞得两个人现在这算什么状况?
窗外的天沉了两天,依旧是一副下一刻就要下雨却死活不落一滴的样儿,店里的沉默倒是唐昊先打断。
“……你带伞了没?”他嘴里这还叼着个勺,任凭香草味带着凉意在他口腔里扩散,林敬言点点头含糊发了一声鼻音,复又摇摇头算作是否定的回答,这段话也就因此告一段落,店里又只剩老店主一人走着调的歌声。
两个人选的是店里的角落,半人多高的柜子正好挡上视线,其余两面皆是墙壁,林敬言背后抵着粗略粉饰过的墙面,抬眼就能看见唐昊神情复杂喜怒参半的表情。
……什么表情啊这是。他哭笑不得在心底嘀咕着,挖了一勺冰送到嘴里,谁知道分了神小半勺剐到嘴角,蹭上小片奶渍到他嘴角位置。
这头分着神的前任第一流氓还不知觉,坐他对面的人却正好从神游里回过神来看的一清二楚。

“你是傻的吗?”唐昊不自觉直接伸手去抹了已经融化的冰激凌下来,收回手才察觉不对,半往回收的手肘就这么僵在半空,连带一起僵住的还有林敬言的表情。

“……”
“………那个,我…”
尴尬死了。唐昊讪然收回伸出去的右臂,顺带拿舌尖舔掉拇指上的冰激凌。
…………………我特么干了什么?
…好像更尬了。
林敬言低头咳了一声,不知道是真没看见还是善解人意装傻充愣,不过平光镜下他的脸倒是染上一层红雾。
反光吧?唐昊不太确定的想着。不自然地把脸转头扭向身子斜后的窗外。
雨水不期而至,沉闷了两天一下就是倾盆大雨,地面被打湿之后迅速有了积水。

“…你没带伞对吧?”唐昊愣头愣脑的冒出这么一句,对面的人也跟着愣着点点头。
“我送你回去。”
“…好。”

听说第二天,呼啸队长唐昊是跑着进的训练室,住他隔壁的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刘先生说队长一整晚都没回来。
“为什么?…可能是昨天雨下的太大吧。”刘先生支支吾吾回答着。

昨天那场雨持续了一整晚,彻夜未停。

评论(3)

热度(22)